首页 > 新闻详情

赛艇在中国企业家玩转之后要变得更接地气

网站编辑:必发365-必发365官网-必发娱乐手机版 │ 发表时间:2019-11-02 20:40:07 

  牛仔裤,运动鞋,灰色帽衫,戴一顶白色帽子,人群中王石这样的打扮并不显眼,当主持人喊出他的名字时,场下欢呼雀跃。

  王石登台,又叫上来两位大学生分列左右,右边是北京大学赛艇队的,左边的来自清华赛艇队,“今天,我们还叫来了剑桥赛艇队和我们一起比赛,这是带有娱乐性的,但其实这是标志性事件,在开创中国赛艇的未来。”

  12名英国剑桥大学轻量级赛艇队的成员站在场下,他们是受深潜体育的邀请,来到中国参加北京三里屯举办的2018“百座名城·万人赛艇”的首站比赛。同场竞技的,有北大赛艇队和Cross-Fit北京、中体倍力等健身爱好者,他们要在有“陆上赛艇”之称的“划船机”上展开争夺。4月15日这天,北京大风,气温10℃左右,好在现场热烈的氛围弥补了寒冷。第二天,剑桥队员还要前往稻香湖与北大赛艇队对抗。

  67岁的王石,再次提到“开创”一词,赛艇就是他要开创的新事业。自他在2014年仁川亚运会当选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已有4个年头,到今天,他和深潜公司对赛艇在中国的发展思路与模式已在悄然铺开。

  三里屯活动这天,王石身边一直由一位年轻人陪伴着,他是深潜公司的CEO周寅猛,周生于1986年,毕业于北大,曾在政府部门工作,后来辞职加入深潜。

  “在三里屯这样热闹的地方举办划船机活动,深潜是不是释放了一个转型的信号?要把赛艇运动由企业家推向全民了?”懒熊体育问周寅猛。

  “你说的没错,”周寅猛点头,“深潜最初做的是企业家赛艇训练营,这是我们的起点,但现在还是要回到国内,国内肯定不能只是企业家和精英群体(玩赛艇),要的是全民健身和全民参与。”

  周寅猛透露,近几年深潜公司已经摸索出了一套赛艇发展之路,总结起来是层层推进,各有产品,最终要形成闭环。

  “我们将国内的赛艇目标人群分为了四类,企业家、青少年、大学生和体育爱好者,深潜要由上往下一层一层地推广,每个层次研究出对应的新产品,各有玩法和策略。”周寅猛计划能把这些人滚动起来,“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最初的深潜公司是一个企业家训练营,2014年,王石带着第一期训练营赶往剑桥大学,封闭培训28天,期间不仅练习赛艇,还要学英语以及当地的文化,结业时再来一场全英文的辩论赛和戏剧表演。如今的企业家赛艇训练营依旧红火,已经举办了8期,共培训企业家和奥运冠军107人。

  但是,企业家的人群基数毕竟有限,深潜将目标向下拓展,瞄准了青少年群体,青少年采用和企业家训练营相似的模式,有夏令营和冬令营,在国内的深潜水上基地培训,或是拉到国外,还可以接受名校的熏陶,也有短期的周末班。周寅猛介绍,深潜在北京已与人大附中和几所国际学校合作,先是室内培训,教授赛艇的基础知识与技术动作,再拉到北京基地稻香湖,下水实战。

  身为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的王石声称,要重启北大、清华乃至全国高校之间的赛艇对抗赛。过去曾有几年,中国高校之间的赛艇比赛变了味道,脱离了赛艇运动的本质,只是为了比赛而比赛,高校通常会特招篮球或是田径运动员进入赛艇队,出去一拉练就是半个学期,荒废了学业,而普通大学生又无法参与进来,脱节严重。深潜在王石的号召下,已经与北京大学赛艇协会合作,召集非运动员出身的北大学子前往稻香湖训练,层层选拔,让大学生之间的赛艇对抗变得纯粹。

  三里屯的划船机比赛,有个人单独前来的,更多则是以赛艇俱乐部和健身房俱乐部的团体形式参与,对抗赛设有8人接力,每个人划1分钟,划行距离最远为赢家。城市楼宇中难得有机会下水划赛艇,但是健身房里一般都有划船机,通过划船机可以迅速了解赛艇运动,上手容易,这是切入赛艇的一个好媒介,也是深潜公司向全民推广赛艇的契机所在。

  职场白领或是企业公司,划赛艇进行团建,能培养团队协作能力和默契,正如剑桥赛艇队的主教练Daniel Janes所言,赛艇区别其他团体项目之处在于它讲求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尊重与协调,平日里多合作、磨练,才能在艇上飞快向前。

  自上而下,深潜公司为赛艇在国内的发展铺设了一条层级推广的模式,周寅猛笑称,这条道路具有中国特色,因为只有在中国,赛艇才会被拿来用作团建,在发展和普及程度较高的英国等地,赛艇是一项群众性自发运动,早已融入生活,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

  一头金发的剑桥赛艇队员Julian对懒熊体育说,他和哥哥是专业运动员,爸爸妈妈是赛艇爱好者,他们会和水平相近的邻居们划赛艇,不竞速,只为快乐和锻炼。赛艇是Julian全家餐桌上的共同话题,它能将家人们凝聚起来,一旦Julian或是哥哥在英国比赛,无论多忙,家人们都会前去加油助威。

  赛艇有着与帆船运动相类似的地方,它对场地和器械要求较高,普通人参与门槛,较高即使是专业运动员,一旦退役,多数人也与这项运动绝缘了。

  一位不愿具名的前赛艇运动员对懒熊体育说,他身处二线城市,退役后想找到地方上的赛艇俱乐部,或是大学里的赛艇专业队,但很遗憾,家乡都没有。

  单独一个人是玩不了赛艇的,不像跑步,买双跑鞋,出门就跑了,赛艇运动各方面的要求,令参与者必须要找到队伍或组织,艇的调试、存储、运输,以及划动的技战术,都是一个团队的协作与传承,这也是魅力所在。

  上海淀山湖赛艇俱乐部的创始人暴小喧,出于对赛艇运动的喜爱,2017年初和两个企业家朋友合伙成立了赛艇俱乐部,一年做下来,她感觉疲惫,也会有创业的惊喜,摸索之后,中国赛艇市场给她的印象是:小众、封闭、资源稀缺。

  “要不是王石当选亚洲赛艇协会主席,又带着一帮企业家、明星人物玩,赛艇在中国更难发展起来,”暴小喧对懒熊体育说,国外赛艇运动发展了两三百年,我国只有区区几年的时间,现在有200多家俱乐部,已经是飞速了。

  暴小喧透露,创业一年多,她的赛艇俱乐部已有40多位沉淀会员,俱乐部年费12000元,也可单次前往训练。摆在她眼前的,仍是踏入赛艇行业后的巨大投入:买艇,买桨,维护,场租,建艇库,建码头等等,“好在我是热爱赛艇的,”暴小喧说,她不过分期望国人能够频繁地接触赛艇,但至少知道这项运动,通过举办开放日邀请市民来体验,在她的赛艇推广计划之中。

  美国体育产业曾有过一个统计,当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后,人均体育消费开始出现快速增长。1971年,美国人均GDP就超过了5000美元,中产阶级随之壮大,追求健康、高端、个性化的消费升级,群众体育蓬勃兴起。

  深潜CEO周寅猛看来,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百姓手中可支配的闲钱多起来后,小众体育运动自然会得到发展,同时,周也承认,赛艇属于小众运动,这就决定了它有门槛,不可能所有人都能进来玩。

  “小众的运动要看谁来推广,怎么推广,这很重要,”周寅猛说,由王石带头来推,又以团建的方式来普及,效果会好起来。

  王石是深潜的创始人,但不担任任何职务,也不拥有任何股份,他曾将自己代言某手机和某越野车的费用投入深潜公司的运营,周寅猛向懒熊体育透露,深潜还是万科的全资子公司,将来有可能独立出来,目前处于过度阶段。

  深潜给出的数据,公司已能自行造血,他们的深圳水上基地去年营收500万,来自企业团建、教育培训、会员体验和赛事举办等,纯利在30%左右。去年,深潜在各地共举办了11场赛事,按年龄划分组别,每站赛事参赛规模超500人。

  未来,深潜不只做赛艇,他们要将触角伸入更为广阔的领域,像击剑、攀岩等,周寅猛的计划是建造体育综合体,以目前已有的和正在全国各地开拓的深潜水上基地为核心,在艇库和水上赛道之外,建立击剑馆、休闲区等,“将来也不排除和万科合作。”

  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的深潜CFO张天对懒熊体育说,目前来讲,新兴的赛艇运动在中国还难以形成产业,“我们希望能打通赛艇的器械、赛事、俱乐部和装备等环节,打造精品和精致的运动,丰富产品,但这需要时间,还是先让人们参与进来,体验尝试,赛艇没有那么高大上,其实挺接地气的。”

  三里屯活动当天,各俱乐部之间的划船机比赛结束后,王石不愿离开,意犹未尽,又叫来场外的观众们,比了一场300米竞速。亚洲赛艇联合会会长职务将于2019年任职到期,深潜员工透露,王石肯定会竞选连任。

  王石离开了万科,但他还是亚赛联主席、登山家和滑雪狂热爱好者

  不就是划船吗,龙舟和赛艇怎么不一样了? 懒熊涨姿势

  运动补盐好搭档乌江榨菜提醒跑友杭马开赛在即如何保持最佳状态

  你能说出西湖十景吗?乌江榨菜拒绝走马观花,带你跑杭马游杭州

  “双金+”杭马西子湖畔,乌江榨菜与君同跑

  亚洲赛艇锦标赛传来喜讯,日照姑娘孙凤娇摘得两枚金牌

  盘点蹲在地上吃东西的八大明星,看看谁最接地气?

  国外名校赛艇队来郑州零距离教中学生划赛艇

  世界名校赛艇决战郑州龙子湖 美丽东区再添国际范

  解决这个问题,就等于解决了企业85%的问题